• 徐高飞先生的文章

    2020年8月24日
    我朋友余羽是个风水先生。2001年时候,他的一位苏省大客户并大富豪打算投资蒲甘国的绿玉生意。一天无事,大富豪和余羽聊天吃饭。席间谈到蒲甘国的赌石。余羽当时年轻非常感兴趣。大富豪随即拿出几块原石让...
    2020年8月24日
    话说某天我的朋友余羽和孟不二在一起喝酒。 因为孟不二是个不错的医生所以不知怎么的就谈起的儿童营养不良的问题。 余羽忽然问了孟不二一句:“如果小孩子,精气被盗了, 会不会营养不良?” 孟不二瞪大了...
    2020年8月24日
    我的朋友余羽长大后认识了一个奇怪的人叫做孟不二(当然为了保护隐私,我隐去了真名,但是我保证孟的真名比这个还奇怪)。孟不二长着一个圆圆的脑袋,酒糟大鼻子,小细眼, 1米8几的北方大汉。自称亚圣嫡裔...
    2020年8月24日
    第一节初到曼谷 上世纪90年代后期, 泰国对中国的旅游已经开放了, 可惜只是团队签证, 不能自由行。余羽却熬不住想自己去玩玩。 正巧当时余羽联系到几个49年逃出大陆去了香港的旧人。 那几位老伯都...
    2020年8月24日
    公元1221年,南宋宁宗嘉泰二年,中书舍人、集贤阁修撰余彦清,被任命为礼部下辖祠部提点,正四品,赐金鱼袋。余彦清,字正文,余处人的嫡玄孙,庆元五年己未科赐同进士出生。仗着家中的祖荫,三十岁就做到...
    2020年8月24日
    在休假,顺手建立的一个专栏放一些余羽的故事。 一个深宅大院中火光重重。盔甲的铁叶子互相撞击的声音,沉重而凌乱的脚步声,侍女凄厉的哭喊声, 內侍临死前的叫声,不断在这个大宅中回响。 礼部尚书余处人...
    2020年2月25日
    这个是我2016年的一片文章, 最近在整理文字就把它贴了出来。 文章的内容是前两天在一个饭局上和朋友讨论的话题, 已近年关, 拿出来给大家开开心。 我的从业领域无非是教育,语言学和玄学。所以...
    以往每年春节, 我必定要举家去南方避寒的。上海的冬天太阴冷, 我更喜欢在紫荆花树下喝早茶、吃猪骨粥。不想今年遇到肺炎流行,无奈响应国家号召在家闭关看电视。 既然闭关了, 我本来也不愿意写什么...
    80年代, 我在上海的时候, 看见过非洲留学生在友谊商店后门用外汇券买中国女孩上床,很便宜,只要40元外汇券,相当于70多元人民币吧。 但是比当时上海一个工人的月薪要高。   90年代, 我在伦...
    上次我写了一个关于国运的文章, 后来有很多读者询问我,作为个人我们将来的生活会怎么样, 应该怎么样? 所以就有了这篇文章, 一家之言, 请大家台鉴. 读书篇 不管是从运势角度考虑还是从世俗角...
    我是一个小民,本来国事并不是我这样的人应该谈的,但是见到了春节前互联网的裁员,又见到最近互联网老大们的996。市场似乎哀鸿一片,也有许多人来问我“徐先生,将来到底会怎么样?” 因为欠人情很多, ...
    其实现在的八字排盘一般都可以通过网站或者APP来的, 我自己懒得弄,就介绍几个容易的。 网站(元亨利贞)只要不去他们的论坛挺干净的 http://paipan.china95.net/BaZi...
    查看更多
    所有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