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笔

刚下班,有点累。公司的所在是一个上海高大上的商务区。流光溢彩的摩天楼,奢侈品牌的专卖店,无不显现这这个城市的浮华。
偶然间听到了一声和声唱的“哈利路亚”,抬头望去,一座小小的天主堂被夹在高楼中间,暗沉沉的尖顶依稀有十字架的轮廓。昏黄的灯光透过七彩的玻璃显得有些梦幻。又是一声哈利路亚,我的心似乎悸动了一下,就信步上前。门半开着,门厅内有个黑西装的中年男子在整理各种宣传资料,白衬衫,银丝边的眼镜。他似乎听到我的来到,抬起头,微笑的挑了下眉毛,算是打招呼吧。
我能进来看看吗?但是我不是信徒。我问道
当然,进来吧,没关系的。男子笑着抬手招呼我。
这是间小小的教堂,大厅内供奉着圣母像。我随意的走着,男子也陪着。并没有说话。我忽然说你们的歌很好听。
男子推了下眼镜说,主爱世人。吃东西吗?
一杯奶茶,几块曲奇后,我才知道男子是义工,不是神父。
起身告辞,歌还在身后回荡。心却平静下来,如同打坐许久。

我不信基督,相反还化了很多时间学习佛道两家。回到题主的问题,当有人向你传教了,这样的教士不理也罢,宗教很多时候人需要时给心靠一靠的地方。宗教应该没有像传销般的劝教布道,没有鎏金的屋顶,没有高高在上的俯视众生,只是想静静和靠靠的时候那个人很少的沙发。愿有生之年,我也能建造百十座观自在堂,能让累的人,进来喝杯茶,吃块糕,发发呆。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合十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