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羽的故事

话说某天我的朋友余羽和孟不二在一起喝酒。 因为孟不二是个不错的医生所以不知怎么的就谈起的儿童营养不良的问题。 余羽忽然问了孟不二一句:“如果小孩子,精气被盗了, 会不会营养不良?” 孟不二瞪大了眼睛说:“我虽然是中医,但是并不是神棍, 小孩子营养不良要么吃的少, 要么不吸收, 验个血查个血浆蛋白,血糖,胆固醇是否下降就可以,你又开始宣扬迷信了!”余羽丢了一个油炸花生在嘴里慢慢的咀嚼着, 然后一口气把杯子中的酒喝完才幽幽的说了一句“我真的见过”

为了方便大家阅读, 以下就改成余羽叙述的第一人称。

我三岁左右因为年纪没有到, 不能够进公立幼儿园, 所以我爷娘把我放在爷爷家。爷爷当时住在魔都静安区的荣家宅,那是一片解放前的自建住宅,充斥的私房,小作坊的厂房和本地人自建的几进的老宅。 爷爷家分配的房子是小作坊的厂房改建。那是一个南北窄东西长的厂房, 一共不过100多平方的样子,只有南面有窗。 不知道当年改建民居的设计师不知道怎么想的, 他沿着南面窗子隔出了一条走廊,朝北的地方平均分成的4部分。 分给四家人家来住。 我爷爷就是住在由西往东数第三家。 因为采光都是在走廊上了, 所以房间只能够开窗面相走廊,造成房间内部非常暗。

爷爷西首隔壁家住着一对六七十岁的夫妇。 男的叫什么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女的当时我们叫她三嬷。三嬷的背驼的很厉害,又干瘦干瘦的, 老远看像个晒干的虾米。在我记忆中三嬷那头半白半灰的头发永远是乱蓬蓬的顶在头上, 眼白是黄黄的,眼珠也是黄黄的。有着很大很大的眼袋,脸上的皱纹刀刻斧凿般。嘴唇的颜色是灰紫色的,笑起来总是让人看见一口不整齐的黄板牙。三嬷的身上总是穿的一身洗得发白的,藏青色对襟大衫,脚上总是一双松紧鞋。 三嬷的男人好像是中风了, 常日躺在床上不能动, 也不能够说话,只能靠三嬷服侍。我记得三嬷家最黑的角落是一张床,三嬷的男人就直挺挺的躺在那里盖着被子。 我唯一次看到他动是三嬷扶着他头喂他吃药。 我从来没有见过三嬷的子女, 并不知道她是否生育过。 但是三嬷似乎非常喜欢孩子, 每次见到我总是对我幽幽的笑着。 荣家宅中有很多小朋友经常去三嬷家,总是见她房中的孩子进进出出的。

一日,爷爷带着我去散步, 三嬷迎面走来, 见到了我,笑嘻嘻拿出了一颗奶糖给我吃。 我正要拿, 爷爷忽然拉了我一把,并挡在我身前,然后对三嬷说:“他是我孙子, 做人节制点, 我的孙子你也想碰?” 爷爷的说话声音很轻, 但是口气很重。 同时我发现爷爷左手的中指叠在食指上, 拇指扣在无名指上。 三嬷什么也没有说, 只是驼着背晃悠悠的走了。 随后爷爷很严肃的跟我说:“这个人给的东西都不能够吃, 绝对不可以在这个人家里尿尿。” 我老实答应了,并问爷爷三嬷是坏人吗?爷爷依稀说:“她不是坏人, 就是想救老公, 弄的都是蛮子邪蛊的东西。‘’

后来就听说荣家宅的有些孩子越来越瘦, 有人去医院检查抽出来的血是白颜色的。后人又有人发现变瘦的孩子都去过三嬷家,三嬷总是给孩子很多糖和奶粉吃,就是要孩子在她的家里尿尿。 后来又听到传说, 童子尿都被三嬷制成了药喂老公了。好了故事讲完了。

余羽眯起了眼睛点了一支烟。 孟不二少有的没有骂余羽神棍,但是自言自语的说“血糜血,谅你也不知道, 而且血糜血是营养过剩的表现啊, 这事儿有点怪......"

祝好!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